网售处方药监管与规范问题备受关注 如何整治网上卖药乱象?

  央广网北京8月14日消息(记者孙莹)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近期网售处方药监管与规范问题备受关注。今年4月,药品管理法(修订草案)第二次提交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拟规定不得通过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引起热烈争论。有消费者说:“出差在外,找药店不方便。感冒发烧无力出门,点击手机买药APP,不到一个小时药就送到了,挺方便。”

  但同时媒体也披露,经过被曝光及平台自查后,仍有个别平台涉嫌无处方售处方药,对患者个人信息、病情真伪的审核机制要么形同虚设,要么存在漏洞。甚至曾因用户使用过量导致死亡而引发社会关注的“秋水仙碱片”,也仍有平台不需要处方就能一次性购买多瓶。如何整治网上卖药乱象?网售处方药是要全面禁止,还是要找到有效严格的监管途径?

  对很多消费者而言,网上买药与网上购买其他商品没有什么不同的概念或者体验。有媒体报道,京东大药房过去3年药品品类收入年复合增长率超过300%。2018年,阿里健康的平台成交额达到400亿元,平安好医生平台成交额也达到30亿元。中国医院协会医疗法制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郑雪倩认为,网上诊疗和售药的发展可以方便部分患者,促进医药行业的经营和发展。郑雪倩说:“你现在到大医院挂专家号,挂得上吗?但是看专家的,一半都是老病人去开药的,所以我觉得这是浪费资源。我个人的观点是,应该依托医疗机构来开展网上诊疗,让医生可以在网上开药。广东二院我参观过,它就是医院连通药店,病人到药店买药的时候可以在平台上直接跟医生了解,我能不能吃这个药?挂一个互联网诊疗,医生就可以给他开处方,直接在药店里就配送药物了。”

  但不可否认,网络售药存在诸多不规范销售行为:无处方可买处方药、处方药也搞“满减促销”。中国非处方药协会市场营销专业委员会助理主任、中国医药商业协会副秘书长马光磊做过医生也做过药品销售,对于“用药安全”问题感触至深:“药的重要程度很高,它是人命关天的,而且几乎很难区分安全的药和不安全的药,像前两天引起关注的事件,有人在网上购买了秋水仙碱,这是一个治疗尿酸过高的药,但吃100片也吃死了,不存在绝对安全的药。而且服用人的体质不同,效果也差距比较大。所以在药品销售过程当中,怎么考虑安全性理论上都不为过的。”

  售药平台在网售处方药时虽设有审查环节,但即便没有医生处方也能审核通过。对没有医学知识的普通患者而言,用药安全存在巨大隐患。此轮医改中,网售处方药问题不应回避。马光磊认为:“医疗、医药、医保,‘三医联动’的改革发展非常快,尤其这一轮医改做得非常好的一点是,低调中干实事。像现在的‘4+7’药品带量采购试点,极大触动了医药行业的利益链条,营销模式发生了巨大改变。网售处方药只是‘三医联动’改革的一个小部分,或者说只是最终可能的结果之一,网售处方药跟‘三医联动’的关系非常深。”

  郑雪倩建议完善相关立法,在药品管理法修订后,尽快出台网上销售药品管理办法,让药品生产企业、销售者、医院等主体有法可依。另一方面,出台相关技术规范,制定技术标准。明确网上售药流程、网上审核及网上销售目录。马光磊进一步强调,处方管好了,药品才能管好:“在主体的顶层设计上,清晰了药品持有者、药品经营者、药品网络经营者和药品网络销售平台的设计,但是在药品网络销售平台的设计上还有进一步清晰的可能,至少要清晰分为管处方的、管处方责任的、管交易和配送的,最好不要出现管撮合的。”

  网售处方药,如果不搞一刀切、全面禁止,在技术治理上如何做到有效监管?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支振锋分析:“《药品管理法实施细则》和《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都规定了要有质量追溯系统。诊疗处方和售药的衔接现在很好处理,一药一码,追根溯源,证据留存,你在哪儿购的药,购的什么药,药剂的名称、批号、生产日期、剂量,都要清清楚楚,要打通数据的孤岛。”

  支振锋进一步分析:“从法律框架到监管执法,再到技术标准,要形成闭环的监管框架。这样网售非处方药就没有问题,网售一部分目录控制下的处方药也没有问题,这样老百姓就放心了。”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